兼并重组:赛迪经智    城市经济:赛迪方略    企业管理:赛迪经略    信息工程设计:赛迪设计

“中国芯”该如何崛起

2014-11-11   中国科学报   采访专家 饶小平

  小米终于“出手”了。

  11月6日晚,大唐电信发布公告,公司全资子公司联芯科技有限公司与北京松果电子有限公司签署转让合同,将联芯科技开发并拥有的SDR1860平台技术以人民币1.03亿元的价格许可授权给北京松果电子有限公司。据相关消息,松果电子是小米公司为了涉足芯片开发而专门设立的公司。

  一边是小米公司欲斥巨资打造自有手机芯片,一边则是数日前工信部副部长杨学山会见高通总裁迪里克·艾波力时,希望高通公司采取切实措施降低专利许可费用。近日,又有消息传来,高通公司正在接受欧盟委员会和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的调查,同时,高通仍在接受中国相关机构的调查,均是因为其高利润的芯片授权价格涉嫌垄断。

  根据高德纳咨询公司数据,2013年中国手机芯片市场80%依赖于国外进口,金额在400~500亿美元。

  手机芯片市场几乎被“垄断”将挤压本土手机厂商的利润空间,导致市场竞争异常激烈。因此,相关业界人士向《中国科学报》记者表示:“在手机芯片市场高通一家独大的情况下,不仅相关政策正在加快助力本土手机芯片自主创新,中国本土手机企业也在想方设法打造自有手机芯片。”

  专利昂贵 信息威胁

  此前,根据市场研究机构IHS统计,高通、三星两家公司在手机芯片市场占据大半江山,联发科、英特尔、德州仪器、展迅、博通等占据部分比重。

  但是,从今年6月份以来,博通公司、德州仪器、爱立信等相继宣布退出,手机芯片市场正在加速洗牌,呈寡头垄断态势。

  北京邮电大学电路与系统中心教授张平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由于高通垄断了四核以上高端芯片,一部300美元的手机,高通要拿走70美元左右。这其中,包括芯片费和专利费。

  据高通发布的2013年财报显示,芯片出货量达到了7.16亿片,营收总额为248.7亿美元,其中78.8亿美元的营收来自于专利授权业务,占总收入的30%;中国市场营收额达到123亿美元,占比达49%,高通独家垄断了中国30%左右的市场。

  而在今年,华为、联想、中兴、酷派等国内几大手机厂商的出货量在国际上的排名均在前十名之内,但利润情况并不乐观,要么微利,要么持平,甚至还可能亏损。

  记者咨询某知情人士时,也确认华为公司此前由于购买高通的手机芯片,除了要上交本身的物料费,还有专利费,付出了大笔的费用,因此转向了自研芯片。

  由于高通的垄断,一些手机厂商不得不接受高通的价格或者专利费比例,挑战高通的结果可能是被停止供货。

  此外,在某种程度上,芯片进口几乎不设置任何门槛,因此,国外芯片厂商有可能通过芯片植入木马来窃取商业机密,也可通过病毒、恶意软件来操控控制系统,引发安全事故。

  “系统和软件还可以保存用户的行踪、习惯、爱好,甚至账号信息,由此方面信息的泄露,给每个人、每个组织的信息安全带来严重的威胁。”赛迪顾问股份有限公司半导体产业研究中心高级分析师饶小平进一步指出。

  市场洗牌 政策利好

  有利的环境是,海外巨头的不断退出也为国产厂商腾出了发展空间。随着爱立信、英伟达、博通等老牌芯片厂商或退出或转型,国内的市场竞争对手只有高通、英特尔等,涌现出了一批具有一定竞争优势的芯片厂商,如展讯、华为海思、大唐联芯等。

  面对这种情况,张平指出,对于国内集成电路厂商来说,这是千载难逢的机遇。

  而且,利好的国家相关政策也正在不断出台。今年6月,国务院批准实施《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提出了包括设立国家级领导小组、国家产业投资基金等在内的8项推进措施,集成电路产业基金规模将达1500亿元,远远高于过去十年的研发投入金额。

  资深业界人士周楠(应受访者要求,此处为化名)向《中国科学报》记者表示,中国本土手机芯片企业的整体实力与高通相差5~10年左右,需要仰仗国家政策支持来缩小差距。

  “企业拿到政府补贴后,可以购买海外的核心专利,或进行芯片开发。借助政府力量帮助企业成长,是目前可行方式之一。”周楠说。

  同时,周楠认为,还可以借助政府力量将拥有核心专利但不属于同一体制或者同一企业的中小型企业并购到完整的手机芯片平台上,扶持大型的手机芯片设计平台,这样才能形成和高通公司抗衡的中国本土手机芯片的代表。

  此外,国家还可以从公务人员的政府采购出发,为产品创造好的供需市场。比如,政府在事业和政府单位推行要使用具有中国芯片的移动终端产品,从市场需求出发,推进本土芯片企业的发展。

  抓住机遇 自主创新

  在采访中,多位专家表示,市场格局的迅速转变与政策环境的利好都给中国手机芯片创造了一个不能错失的市场机会,中国手机芯片企业更应该依靠自主创新,抓住机遇。

  但是,困难依然摆在了眼前。饶小平指出,目前,手机芯片完全自主创新很难,时间成本和研发成本都很高。

  在专利建设上,高通公司也比国内先走了5~10年,形成了严密的专利保护体系,中国企业在专利上绕过高通比较困难。

  据周楠介绍,本土手机企业目前亟待发展自主知识产权,这样高通就不得不和国内企业来协商专利授权,或者进行专利交叉许可。

  要想跨越知识产权的难题,张平还建议,要建立国内手机行业联盟组织,加强合作性,统一由联盟与国外芯片厂商进行知识产权谈判,坚持共进共退的原则。

  饶小平则提出,中国手机芯片自主创新还可以借鉴两大模式:其一是华为模式,通过自己的终端产品,带动芯片销售;其二是展讯、瑞芯微模式,引进国际芯片巨头,共同开发,共同发展。

  “国产手机芯片的机会在于接手这些利润不是很高的企业,首先立足中低端芯片,同时谋求在未来向高端发展。”饶小平补充道。

  周楠提醒,本土手机芯片企业可以根据当前市场的变量进行战略布局。比如,来自4G换机潮的驱动,来自普通智能终端的集成多芯片的要求、物联网的发展与可穿戴产品的启动,都将带来强大的市场需求。

  “这些都给中国本土企业提供了技术的窗口和发展的机遇,国内企业整体制造成本比进口芯片低,本地化服务业可以做到非常到位,技术更"接地气"。因此,本土企业要做的就是抓住这个难得的好时机。”周楠说。

标签:中国芯,半导体,芯片
0